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三姨的丝袜
三姨的丝袜

三姨的丝袜

事情还的从那年夏天说起,早上起来洗漱完,我坐在凳子上吃饭。
“二子(化名)今天你爸要去给你三姨家吊棚,你也去帮帮忙”妈一边吃着
饭一边说。
“我还有事呢,我不去!”我一口回绝,妈的脸色突然就不好看了。
“跟着去熘达熘达也挺好,也不累”爸说着给我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别惹你
妈生气。
我不情愿的“恩”了声。
吃完饭,爸带着气泵(装修用的机械设备)先走,我骑着摩托后面跟着,说
起来给三姨家干活我并不抵触,在我众多的姨中,她是最和善的,也跟妈关系最
好,只是因为我昨天约了同村的哥们今天去钓鱼,所以才有些不情愿,不过看来
钓鱼是去不成了,打了个电话给哥们,说明了情况,哥们倒是很理解。
我骑摩托,一向很快,十几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远远地就看见三姨在帮爸
卸车,气泵被从车上卸下后,爸抱着进了院子里,三姨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绳子,
裙子的下摆随之升起,我的视力不错,一眼就看出三姨露出的小腿上包了一层肉
色的丝袜,心里突然感到一阵跳动,忍不住眯眼细看,可惜三姨此时已经把绳子
捡起,听到摩托声,回头看见是我,三姨一脸的高兴“二子也来啦!”
我心里有事,脸上不自觉的有些发红,三姨笑着说“二子都十七八了,还挺
腼腆的”
进了院,爸问三姨夫去哪了,三姨说又去城里干活啦,爸点点头,又说了些
闲话,三姨拿了一大堆的水果让我吃,过了一会,爸就张罗着要吊棚,结果到厨
房间量了一下尺寸,爸说三姨准备的木料根本不够,商议之下,三姨给最近的木
料店打了个电话,木料店有所需的材料,然后三姨让我看家,拿上钱跟爸开车去
买木料了。
我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正好是奥运会的跳水比赛,看了一会觉得没啥劲,
关了电视依靠在沙发上,突然我想起了刚刚在三姨家门口的那一幕,我从沙发上
坐起,四处的寻找着有哪些地方会放丝袜。从客厅的衣柜一直找到三姨家的卧室,
都没有丝袜的踪影,我忍不住有些心急,耳朵听了听周围的动静,并没有车的声
音,看来三姨他们还没回来,我又在这几个屋子找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垂头
丧气的坐在沙发上,手习惯的插到了沙发的坐垫底下,一种特殊的触感,让我突
然心跳加速起来,掀开沙发的坐垫,一双黑色的丝袜就在下面,我拿起丝袜,丝
袜很长,有很大一部分垂到下面,这麽长应该是到腰的,很明显这双黑色丝袜被
穿过,但是依然很干净,这很符合我三姨的性格,因为她就是个干净的人。
我把丝袜放在鼻下闻了闻,有一丝皮肤的味道。我的手在丝袜上抚摸,突然
觉得有一块粗糙的地方,翻过丝袜,在那里赫然有一块白色的污垢,我感肯定那
是由精液凝结成的,陆续的我又发现好几处这样的精斑,在往上找,丝袜上有一
个洞,我抖开丝袜,这个洞在丝袜的裆部,洞边缘处的修饰让我意识到,这个洞
并非是撕破的,而是一种情趣的设置,这是一双开档的连裤袜。
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在我的印象里三姨一直是一个保守的女人,就算是再
热的天,她的裙子都会长的几乎接触到地面。可这个开档的连裤袜和上面的精斑,
让我知道三姨应该还有另外的一面。
想着三姨丰满的乳房和她走路时硕大的屁股,我突然感到身上一阵燥热,身
下的某处已经屹立起来,再次看了一眼大门的方向,又听了听动静,确定了没有
人,我解开裤子,坐在沙发上,当把丝袜套在阳具上的一刹那,我的阳具不自觉
的抖了抖,一种奇妙的快感由那里窜向全身,我抓着丝袜在龟头上来回的摩擦,
丝袜的质感令我的鬼头迅速膨胀起来,由于充血的原因龟头处已经非常红了,这
样摩擦了一会,我将丝袜套住阳具,开始剧烈的抽动,很快我就感到一阵快感袭
来,射出了几股精液。
射完后我用丝袜把阳具擦干净,此时的丝袜已经湿了一大片,考虑到保密的
问题,我又找了些卫生纸,在丝袜上擦了一会,觉得应该看不出来了,就将丝袜
又放回了沙发垫的下面。
清理完现场,我又坐回到沙发上,心里突然有一种罪恶感,为了分散自己的
注意力,我又打开电视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爸和三姨回来了,接着就是吊棚,因为只掉一个厨房间
的棚,速度总体来说还是很快的,太阳很高时就完活了,爸开着车先走了,我骑
着摩托刚走出三姨家没多远,摩托就熄火了,登了几下,再也登不着了。
三姨站在门边见我的摩托开不了,便跑过来“咋回事啊!”
“老毛病,不着火啦!”我说着将摩托推回了三姨家,跟三姨要了些工具,
开始解我的摩托。
本来以为会很快,可这一修就是很几个小时,等我登着了摩托,天早就黑了
下来,我骑车要走,三姨说啥也不放心,没办法跟家里打了个电话,我晚上就住
在了三姨家。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心里其实是有些小兴奋的,尽管我知道晚上不可能发生
我所幻想的事情,可现在能跟三姨住在一起,我还是很乐意的,尤其是今天晚上
就我们两个人。
天总是不遂人愿,晚上我和三姨正在吃饭的时候,三姨夫回来了,原来是工
地要求工头要有身份证,所以回来拿的,明天还得起早走,三姨夫见我在,非要
和我喝酒,我不会喝酒推脱了几次,三姨夫还是不依不饶,最后三姨发话了,三
姨夫才消停。
晚上躺在床上我一丝睡意都没有,想起那件黑色丝袜,我又感觉有些心跳加
速,从床上起来,推开门进了客厅,走到沙发边上,在沙发垫下摸了摸,并没有
发现那双丝袜,我以为自己记错了,又在沙发的另一端摸了摸,还是没有,怪啦!
难道三姨拿去洗了?不可能啊?我今天没看到她洗东西啊。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一阵呻吟声响起,我抬头望向三姨的卧室,卧室门下面
与地板的缝隙里透出一丝亮光。
我马上明白了这呻吟的含义,蹑手蹑脚的走到三姨的卧室门外,将耳朵贴在
门上,清晰地呻吟声传来,三姨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而此刻的呻吟声听上去则
更加温柔更加诱惑了。
心跳的速度几乎让我有些颤抖,把手伸到裤头,不断地搅动着鸡鸡,一阵阵
舒服的感觉传到全身,也许是我太投入了,头部顶了一下门,门裂开了一条小缝,
居然没有插着,我心里一惊,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如果门开的声音被屋里的
人听见……,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不过很快我就把心放下了,由于门开了一条缝,屋里的呻吟声更响了,估计
三姨的卧室应该是隔音的。否则开门与不开门,声音变化不会如此大,不过现在
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相对于两人折腾的声音,开门声应该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我透过门缝看向屋内,他们只开着台灯,而且似乎也调到了弱光的档上,整
个屋子有些昏暗。
不过我还是看清了床上的两人,三姨夫干瘦的身体正压在三姨身上一挺一挺
的,他的手还不停地摸着三姨的大腿,而那件开档的黑色丝袜此刻正套在三姨的
腿上。
“你别叫的那大声,二子还在隔壁呢”三姨夫喘着粗气说。
“是你干的太厉害,额……,我能忍住吗?”三姨语调有些飘忽的说道。
“对了,你晚上干这事,早上起得来吗?”三姨又补了一句。
“现在才想起来,晚啦,别管那些啦,先把你干爽了再说”三姨夫说道。后
面的话有些走调,明显是在用力。果然三姨的呻吟突然变得大了一些。
“死鬼,加劲也不说一声”三姨呻吟着冒出这句话。
三姨夫突然把三姨的脚抬起来,伸出舌头在三姨的脚心舔了一口。
三姨身子一阵,几乎是带着哭腔道“不行,要来啦!" 接着三姨整个身子都
抖动起来。过了一会随着三姨身体的渐渐平静,三姨夫将阳具拔了出来。
“你还没射呢?”三姨抬头看了三姨夫一眼。
三姨夫点点头,三姨坐起来,伸手握住三姨夫的阳具开始撸动,三姨夫则靠
在被子上享受。
过了好一会三姨夫还是没射,三姨有点着急,另一只手也加入其中,过了一
会又低下头伸出舌头舔食着三姨夫的龟头。
“啊,啊”三姨夫高喊了两声,三姨赶忙用自己的双脚裹住三姨夫的阳具,
上下动着,这时一股液体从两脚之间喷出。
三姨用脚抹净三姨夫阳具上的精液,三姨夫翻身躺在床上。
“先盖上被子,别着凉喽”三姨将被子推给三姨夫,自己做到床沿上,伸手
脱下了套在腿上的黑丝袜。
我赶忙钻进了我的屋子,透过门缝我看到三姨从卧室出来,在门边站了一会,
估计是奇怪门怎么开了?
接着三姨又向我在的房间看了看,昏暗的客厅我并没有看清三姨的表情,不
过我的房间是关着灯的,三姨应该不会怀疑我吧,我安慰着自己。三姨看了一会,
摇摇头,向洗澡间走去。

【完】